彭文生:“一带一路”本质上是资本和人力的结合

文章来源:未知 2018-08-19 06:31

  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博士在陆家嘴读书会做了“反思去杠杆,怎么去,为谁去”的演讲,并就“一带一路”、资产配置、数字货币、房地产等问题和听众进行了精彩互动。以下为问答实录摘要:

  提问:目前我们有对“一带一路”(The Belt and Road)沿线国家有对外投资,算不算宽财政?这些资源对拉动经济有什么积极的作用?

  彭文生:对外投资,从人口结构来说,到目前为止中国是一个资本输出国,我们的人口结构,所谓的人口红利就是劳动的人口占的比重高。形象化一些,从一个家庭来讲,我们现在是一对夫妇工作,养一到两个小孩。我们的储蓄率比较高,储蓄高了就要投资,从投资分散风险来说,要投资一部分到海外。日本当年也有类似经历,有很多的海外投资。

  我们的投资主要是通过政府来投的,我们的对外资产都在政府手里,比如说外汇储备。如何看对外投资呢?援助是另外一回事,投资是有回报的。“一带一路”从理论上来讲,最吸引人的、对我们最有利的是:我们有资本缺人,对方有人缺资本。像印度、中东、北非,都有大量的年轻劳动力,同时又大量失业,他们缺少资本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把我们的资本和他们的劳动力结合,其实是好事情。我们在累计资产,这个资产累计是为了中国老龄化之后、很多人退休安排的一部分。

  当然,这是理论化的,理想化的东西。问题是如何在“一带一路”这些国家管理风险,有些国家政治、法治环境等有不确定性。不过,我们也不能忘记,当初很多西方国家对私人部门投资中国是很疑虑的,认为中国投资环境不好,结果证明,那些长期投资中国的人后来都挣大钱了。“一带一路”也有各种各样的质疑,关键是如何把它做好,基本的逻辑是存在的,为我们以后老了做准备,我们必须要投资未来回报率高的资产,什么地方年轻人多、回报率高,就去哪里投资。当然,具体项目操作是另外一个问题。

  提问:未来数字货币的方向是否可行?从中国社会的国情来看,有没有一条可行的路径?

  彭文生:你要是看过我的书的话,应该就会知道这个答案了。随着金融科技和互联网的发展,数字货币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。但是,数字货币改变不了货币本质。从货币的功能看,黄金和比特币都不是货币,很少有人将其作为支付工具,它有一定的储值功能,但波动性大,本质上更像商品资产。货币今天就是两个形态:政府货币和享受政府信用的货币。数字货币只是一个技术手段,所以,比特币不是货币,类似比特币的也不可能成为货币,货币是政府发行的法定货币,它和金融体系、信用体系息息相关。

  提问:您对后续我们短期还有长期的资产配置方面,有什么建议吗?最近股市不太好,但是商品市场,像原材料、化工品都涨得比较好。在股市、商品、债券、房产等资产配置方面有什么建议吗?

  彭文生: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,因为我是做宏观的,不是做策略的。其实没有一个针对所有人都合适的最好的资产配置,每个人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,还是要看具体情况。如果你要结婚、生小孩,那当然要买房子。长期来看,未来很难说得清楚,也许房价5-10年会调整,可能到了以后又回来了,股市我就不谈了。最好的资产配置是什么呢?年龄不大的话就是生小孩,在符合国家相关政策的前提下多生,这不是开玩笑,孩子是最好的配置资产,有钱可以多培养小孩。

  提问:其他国家处理房地产泡沫的时候,很多是通过市场机制,监管部门的举措会比市场更有效吗?

  彭文生:房地产不完全是市场,金融也不完全是市场。过去二三十年,我们就是因为盲目相信房地产是市场而深受其害。房地产怎么是市场呢?土地供应是垄断的,哪里来的市场呢?现在房地产调控长效机制是什么?就是部分回到住房公共品属性,“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,住房不完全是市场问题,政府有责任给老百姓提供最低标准的住房。(整理:小陆)